一朵玫瑰引發山鄉巨變

時間:2019-10-18 17:34:21 來源:新華社

6月26日,在四川省小金縣清多香玫瑰種植專業合作社,工人在采摘玫瑰。新華社記者 高健鈞 攝

秋日的四川省小金縣,群山疊翠。記者沿著風景秀麗的山路迤邐而行,一片片玫瑰園映入眼簾,花香撲鼻。

在距離縣城30公里外的一個現代化工廠里,工人們正忙著收花、選花、烘干……看著忙碌的場景,“玫瑰姐姐”陳望慧百感交集——沒想到一朵野生玫瑰,竟引發家鄉如此大的變化。

6月5日,陳望慧(右一)在指導工人選花。新華社記者 李倩薇 攝

不怕豬拱的野玫瑰

小金縣地處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的高原深山,平均海拔近3000米。1935年的長征路上,紅一方面軍曾翻越夾金山,在這里與紅四方面軍勝利會師。

陳望慧是小金縣達維鎮冒水村的黨支部書記,在她推廣種植玫瑰之前,當地農作物以土豆、胡豆為主,附加值低,農民始終富不起來,小金縣也一直戴著貧困的帽子。

幾年前,冒水村村民王忠全的莊稼地總是被野豬拱,種啥都沒收成。當時還是村主任的陳望慧上山查看,發現地里的土豆被糟蹋得一干二凈,但有一株野玫瑰卻完好無損。“當時分析,玫瑰沒有糧食的味道,而且帶刺,所以野豬不感興趣。”回去之后,陳望慧徹夜難眠,在有大量留守老人的村莊,怎樣避免野豬拱地傷人呢?想來想去,她又想到那朵“堅強”的野玫瑰。

“要是種玫瑰能掙錢就好了!”陳望慧第二天便委托朋友袁玉丞上網查資料。當得知玫瑰精油被譽為“液體黃金”,甚至比黃金還貴時,陳望慧激動得一拳打在桌子上,筆筒翻滾在地。

“不要說比黃金貴,只要比胡豆、土豆貴就行了!”陳望慧說,在了解到甘肅、山東、陜西、云南、貴州等地都有玫瑰產業時,她的信心更加堅定。

陳望慧準備大干一場。

6月5日,工人們在采摘玫瑰。新華社記者 李倩薇 攝

“玫瑰姐姐”的漫漫征途

查完資料第二天,陳望慧獨自一人從小金縣到成都,乘飛機去甘肅實地考察玫瑰產業。2008年汶川地震以來,這是她第一次出遠門。

在甘肅省永登縣,她直接去了縣政府,找到當地分管林業、玫瑰產業的縣領導。“他很熱情,建議我不僅要看種玫瑰的鄉村,也要看加工廠。”陳望慧說,當地的玫瑰產業著實讓她開了眼界。

此后,陳望慧又獨自一人遠赴山東省平陰縣,學習玫瑰種植。她坐大巴、擠三輪、蹭拖拉機,最后到了村里,結果又餓又發高燒。“當時感覺自己要死在那了,幸虧當地熱心人送來了藥品,我才緩過來。”陳望慧笑著說,為了家鄉發展,這也算是她的“玫瑰長征”。

掌握了技術后,陳望慧興沖沖地回到村里推廣玫瑰種植。一開始,家人和村民們都覺得是天方夜譚。“那時候覺得姐姐瘋了,自己的飯店、酒店一年收入好幾十萬元不去管,每天想這些不現實的事。”陳望慧的弟弟陳望倫說。

然而,這些反對的聲音沒有動搖陳望慧的決心。她暗自思忖,只有自己先做出成果,才能讓村民們跟著她干。她開始引進五個品種的玫瑰種苗,篩選最適合在小金縣生長的品種。

2013年,冒水村開始出現成片的玫瑰,從發芽到開花,陳望慧幾乎每天都盯著,村民們于是叫她“玫瑰姐姐”。花開之后,她和丈夫開了兩天車,將400余斤玫瑰花運到蘭州,進行精油提煉。

出油量大、香味濃!看到出油那一刻,陳望慧笑著流下了眼淚,“看來小金縣的氣候很適合種玫瑰!”

6月26日,在四川省小金縣清多香玫瑰種植專業合作社,工人在選花。新華社記者 高健鈞 攝

“幸福花”在高原綻放

50畝、500畝、10000畝……在陳望慧的帶動下,小金縣冒水村、夾金村等30多個村逐漸種起了玫瑰。

“以前我種菜,一年掙不了一萬塊。”冒水村村民張成英說,2016年開始,她從合作社領了苗,種了兩畝玫瑰。如今,種玫瑰花每年能給她家帶來1.5萬元收入。

每年近4個月的采花季,張成英還到陳望慧的玫瑰基地務工,每月收入3000多元,家庭總收入是以前的三倍。“我家的生活跟以前比,改善太大了!”張成英感慨。

為了提高玫瑰附加值,2016年,陳望慧決定自己建加工廠。“我一咬牙將房子賣了,又借錢又貸款,才建起來。”陳望慧指著刻有“金山玫瑰”幾個大字的廠房說,夾金山下,玫瑰產業符合“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

如今,這個加工廠可以生產玫瑰花茶、玫瑰精油、玫瑰純露、玫瑰酒、玫瑰醬、玫瑰餅等10余類產品,產品遠銷日本、韓國、保加利亞等地。

2018年起,小金縣、對口援建小金縣的成都市新津縣政府和陳望慧一起,在當地打造高原玫瑰博覽園,形成玫瑰“種植、深加工、銷售、觀光旅游”于一體的產業鏈,帶動群眾致富奔小康。

陳望慧購入的可以加工玫瑰精油、玫瑰純露的設備。新華社記者 李倩薇 攝

在當地政府和陳望慧的帶動下,小金縣的玫瑰產業已形成“基地+公司+合作社+農戶”的成熟模式。截止到目前,全縣有12個鄉鎮38個村的3200多戶村民種植玫瑰,其中包括1100戶建檔貧困戶。今年,小金縣玫瑰進入豐產期,村民每畝收入可達6500元以上,戶均增收近1.5萬元。

2019年4月份,小金縣摘掉了貧困縣的“帽子”。如今,一朵朵玫瑰在高原競相綻放,成為小金群眾的“致富花”和“幸福花”。(新華社記者周相吉、高健鈞、李倩薇

編輯:熊雪華

延伸閱讀

黨媒推薦
天津快乐10分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