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鎣市審計局離休95歲老黨員李純富用行動詮釋初心、踐行使命,清醒后開口便問——“給我交黨費沒有?”

時間:2019-10-22 15:02:12 來源:廣安在線

近日,已經幾個月意識模糊、沒有開口說話的華鎣市審計局離休老黨員李純富突然清醒,顫巍巍地開口問老伴侯昌瓊:“給我交黨費沒有?”見丈夫好不容易清醒,也知道他的執拗脾氣,已經80多歲的侯昌瓊安置好家里以后,立即來到李純富退休時所在單位——審計局,交上了李純富的黨費。

今年已經95歲高齡的李純富,出生在廣安區石筍鎮一個貧窮的家庭,10來歲就開始為生活打拼,賣花生、拉煤、做長工,這些活他都干過;16歲來到重慶的工廠做工,后來在廠里被拉去當壯丁。

因李純富上過4年私塾,被當時的部隊首長選中,成了一名“有文化”的通信兵,后來參加了中國遠征軍入緬對日作戰。1947年,李純富隨部隊投誠加入了中國人民解放軍。

在對投誠士兵進行改造的時候,李純富深刻認識到了中國共產黨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根本宗旨,并堅信“只有共產黨才能救中國”,于是,他立志加入中國共產黨。經過黨組織的嚴格考察,1948年7月,李純富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中國人民解放軍向華南、西南、西北等地和沿海島嶼的國民黨軍隊殘余力量展開最后的圍殲,李純富和所在部隊參加了對海南島國民黨守軍實施的渡海登島作戰。海南島戰役之后,李純富一直隨部隊駐守在海南島至退役。

在部隊,李純富歷任班長、排長、參謀、連長、參謀長、處長等職,在戰爭期間立功兩次;在社會主義建設時期,他多次受到團、師和原榆林要塞區的嘉獎。

“父親時時刻刻以一個共產黨員和革命軍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也非常嚴格地要求自己的子女。”李純富的大女兒李萍說。

李萍記得,在李純富轉業時,母親收拾行李時準備把一把鉗子收起來帶回家,被父親狠狠地責備說:“這是部隊的財產,怎么能拿回去自己用呢?”

1978年,經中共四川省委批準成立華鎣工農示范區,此時,剛從部隊轉業、在部隊曾長期負責財務工作的李純富被任命為華鎣工農示范區首任財政局副局長(主持工作)。

“父親在部隊就特別忙,轉業時已經50多歲了。我們想,他轉業后的工作應該比較清閑了,哪知道他比在部隊時更忙了。”李萍說。

“父親在工作中非常堅持原則,我記得有一次,一名單位的負責人,來到我們家里請父親批準購買一臺電風扇,被父親以‘沒有上級批文,我絕對不簽字’拒絕了。”李萍回憶說。

堅持原則的同時,李純富也時刻把群眾的安危冷暖放在心上,群眾也把他記在心里。據李萍回憶,有一次在外面她說起自己是李純富的女兒時,一位群眾拉著她的手激動地說,“要是沒有李局長,我們一家人房子都沒有住的。”

1983年,華鎣工農示范區審計局正式組建,組織又安排李純富到審計局工作,為審計局迅速打開工作局面作出了積極的貢獻。因新組建的部門專業人才缺乏,組織要求李純富著重培養一批熟練的審計人才后,于1987年才批準其離休。

離休以后,主動參加黨支部組織生活、按時交納黨費成為李純富的“必修課”。在交黨費時,李純富總是以超出相關規定的標準交納。

“交黨費是每個共產黨員的義務,這是對黨的忠誠,是一天黨員就要為黨盡自己的一份力。”以前,面對老伴說:“你已經退休了,不交黨費也沒人管你”時,李純富總是這樣責備她。

以前交黨費的時候,李純富從不找人代勞,即便行動不便時,他也一定要拄著拐杖親自去交,就算同事說到他家來收取也被老人拒絕;后來李純富的身體每況愈下,在自己實在走不動的情況下,就叫自己的老伴按時交納黨費。而2017年以后,他已經無法下床了,很多時候頭腦已經不大清醒,就連自己的兒女也不認識了。

“也許是父親聽到電視里播放了新中國成立70周年慶祝活動受到觸動,已經幾個月意識模糊、沒有開口說話的他在前幾天突然清醒并說話。”李純富的大女婿陳興光說,當他得知父親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詢問黨費交了沒有后,便被父親對黨對祖國的濃濃情意所感動。(魏萬春 華鎣記者站 周松林)

編輯:李娟

延伸閱讀

黨媒推薦
天津快乐10分平台